首页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
第75章
  叶安反应了一会儿,才反应抢走谢凌鹭手机现在正在跟自己对话的人是谁,

 除了谢凌鹭的弟弟、谢氏总裁老总谢泽华以外,不做他想。

 手机里着实静默了几分钟,

 谢泽华有些不自在地轻轻咳嗽了一声,唤道:“叶小姐…?”

 谢凌鹭双手抱,斜眼看着自己蠢弟弟,半晌摇了摇头,自家蠢弟弟这司马昭之心,真的是路人皆知啊,

 太明显了!

 谢凌鹭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,就这样的,还想要追到叶大师?

 阻碍谢泽华的都能绕着京城跑一圈!

 还不知道收敛一点,

 唉,他怎么有这么一个蠢弟弟?

 “我在,”叶安含笑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,即使稍稍有些失真,但依然让谢泽华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,

 今天没去谢氏上班,真的是他做过的最英明的决策了。

 “我在思索想要询问的问题,所以稍微慢了一些,”叶安语气平和地解释了一句,含笑道,“那谢总现在方便跟我说一些岑星淳的事情吗?”

 “方便。”谢泽华眉眼中都带了几分喜,但是语气却还是不紧不慢,带着几分冷淡一般。

 谢凌鹭在心里“啧啧啧”他倒是从来不知道,原来他家蠢弟弟还是个闷啊,

 那这就更完了,

 闷是追不到女朋友的,

 谢凌鹭近乎怜悯地看着谢泽华的背影,抬手拍了拍谢泽华的肩膀,

 唉,他家蠢弟弟也不容易,

 要想追到叶大师,估计得追个几十年吧。

 “你们上的是哪一所大学?”叶安从最简单地开始问,“岑星淳在学校期间有没有什么突出事迹,他有没有继续考研考博?有没有参加换生项目?”

 想要毁掉华国龙脉,并且用时那么久、制作了一个接一个堪称狠毒的计划,难道真的只是个人所为?真的只是因为个人对于华国的恨意,所以想毁了华国?

 当然不可能。

 如果仅是个人,那些消耗巨大的法阵都不可能轻易完成,那里面有多少东西,堪称是这个世界的绝品,还有那庞大的符文符咒符箓符字,当初叶安询问过其他几位大师,向龙脉之所那里的法阵,如果是他们,需要多久才能完成,

 当时朱大师回答她,如果是他们一起来完成,那么至少需要一年,如果是他们自己一个人去制作这种庞大的连环法阵,那…

 朱大师当时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是叶安从她的语气中也知道,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,必然十分耗时间。

 更何况,如果一个人连续一年不断地去那座小山,然后制作法阵,怎么着也能被人发现啊,时间实在是太久了,

 所以,只是一个人的可能,实在太小了。

 而且叶安更倾向于,这个法阵是那个人提前做好,然后分批分次一点一点运到龙脉之地的,很可能就是在一夜之间,神不知鬼不觉地好,这也是个不小的工程,

 无论是动机、方式、方法、实力等等,叶安都找不到是一个人所为的可能,那么最有可能的,还是…

 叶安眼眸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,

 不论是岑星淳还是那位玄学师,都不是幕后黑手,他们只是行动者,

 他们的背后,很可能藏着,另一个国家,

 叶安垂下了眼睛。

 谢泽华微微掐了掐掌心,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喜悦,语气依然平平淡淡,四平八稳道:“我们上的是斯塔卡芙亚大学,位于郦国,岑星淳在学校里也算是个风云人物,他参加了很多社团,经常出现在各种场合,但是却很少跟同为华人的学生来往,在华人学生的圈子里,他的口碑非常差。“

 斯塔卡芙亚大学作为全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学,其教学质量和学生品基本上都是有保证的,而华人学生又相对来说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圈子,无论内部怎么折腾,对外的时候都是团结一致的,这跟华国的传统思想也有关系,而岑星淳在华人学生的圈子里口碑非常不好,那么他跟华人学生的关系可就可见一斑了,

 要不就是岑星淳没怎么跟华人学生来往过,要不就是他跟华人学生圈发生了什么重大的、不可调和的矛盾,而按照岑星淳的演技,第二种可能并不大。

 “他参加了一年的换生项目,去了汤国的汤国大学,”谢泽华微微蹙眉,努力回忆道,“在斯塔卡芙亚大学的时候,他也和汤国学生关系较好,与华国学生接触,也仅限于那些家室比较好的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华国的学生大多看不上他,”

 学生时代的事情其实对谢泽华而言,已经非常遥远了,遥远到记忆都有几分模糊,但是一想到能帮上叶安一点忙,他就有些激动,非常努力地从脑海中调动自己的记忆,

 虽然当时他在上大学的时候,也是个独来独往的独行客,但是华人学生的各种聚会,他还是会去的,那个时候听到点什么,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了。

 “回来以后,与汤国的那些人走得更近了,他没有继续读研,但是也没有立刻回国,听说去汤国走了两年,”谢泽华的眉心微微松下,语气更加平和,“两年后他回国,接手了飞羽传媒,这是明面上的说法,但其实他从汤国的时候,就已经接手了飞羽传媒。”

 “只不过他隐居在幕后而已,所有看似昏招实际上为飞羽传媒除血的条令,都是借他父亲的口传下去的,他父亲成了众矢之的,实际上也是为他铺路,”

 “也因此,他回国接手飞羽传媒的时候,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。”

 在岑星淳回国两年后,曾经找谢泽华来商谈一些项目,打着老同学的名义拉感情,却被谢泽华面不改地挡了回去,在岑星淳离开之后,出于某种直觉,谢泽华找人查了岑星淳。

 查出的结果,让谢泽华更是坚定地把岑星淳的计划和项目排除在外。

 “…许是年纪轻,做事不如后面牢靠,前期还是能找到很多问题的,虽然现在大部分已经被他抹平,”谢泽华平静道,“岑星淳跟汤国某个著名的黑帮关系不浅,娱乐业又向来是暴富的产业,这些年来,飞羽传媒的崛起实际上与那黑帮不开关系,那时候还能看到许多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因为那位黑帮牵线,他私底下的暗势力同样不可小觑。”

 “我相信虞硕铭所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 谢泽华突然说道,让叶安楞了一下。

 “这种捷径,岑星淳不会放弃的。”谢泽华淡淡道,“你是怀疑龙脉的事情是岑星淳做的吗?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家国观念,到了一定时机,他的父母亲朋都可以被他舍弃,那么因为利益驱使对华国动手,也完全可以说得过去。”

 “他是一个,完全没有家国概念的人,他的整个价值观都是歪的,”谢泽华微微蹙眉,“他信奉强者为尊,弱者天生就该被强者征服驱使,强权观念非常浓厚,如果放在战争年间,说不定又是一个…嗯…某国的领导人,你懂。”

 叶安忍不住微微勾,这谢氏总裁还真的蛮有趣的,微微轻咳一声,含笑道:“嗯,我懂。”

 谢泽华:“…”那一瞬间,谢泽华的耳朵都烧红了。

 谢凌鹭看到这一幕,只感觉无比神奇,

 这么感易害羞的家伙,真的是他的蠢弟弟吗?

 爱情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啊,

 谢凌鹭感叹不已。

 “那你能将手机给谢副部长吗?我有话跟他说。”叶安轻声道。

 “可以,没问题,”谢泽华应了一声,然后抬头看向谢凌鹭,微微抿,神情之中颇有几分不

 谢凌鹭:??

 他做了什么?他明明就是一直非常安静地当壁花而已啊!

 干什么用那种眼神看他?!

 谢凌鹭觉得自己都冤死了!

 冤得他好想袖子把自家蠢弟弟揍一顿啊。

 在谢凌鹭没有动作之前,谢泽华首先动了,

 他把手机到谢凌鹭手里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手机,然后道:“叶小姐找你。”

 谢凌鹭:…

 谢凌鹭恍然大悟,他家这个傻弟弟这是吃醋了吧?

 天啦噜!

 他家这位愚蠢的纯情男孩竟然也学会吃醋了?

 男大不中留,留来留去留成仇啊。

 尽管内心活动如此跳,但是接过手机的时候,谢凌鹭外表和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严肃,“叶大师,是我。”

 他低声开口道。

 “谢副部长,”叶安客气道,“我这边已经有一些想法,还需要您来帮我验证这些想法,”

 “当然没问题,”谢凌鹭毫不犹豫道。

 “那么请您先将其他几位大师找来,我们在特殊部碰面吧,我有一些线索想要展示给大家,”叶安看了看表,“时间不等人,如果我没猜错,上一次龙脉事件肯定重创了那位玄学师,他这些天养过来,要不就是继续动手,要不就是离开华国等待时间,无论是哪种做法,都对我们不利。”

 “我希望,一个小时,我们可以在特殊部碰面,可好?” PadXs.CoM
上章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