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人格寻回 下章
第三章
  眼底闪过抹复杂,白巳指尖微抖,倏尔笑了,“我也来帮忙吧。”这是她的任务对象,无论怎样…她都无法置身事外了。

 不顾木镜陡然惨淡的雪白面色坐在头,白巳从容淡然的拉开头柜,将崭新干净的按摩、跳蛋、润滑油等玩具,一一摆到上。托回雅的福,白巳现在对这些东西已经很熟悉了。

 “主人。”努力压制心底的悲凄,木镜颤颤巍巍的解开睡衣,出了那副成人,却也遍布伤痕的极品身子。

 不同于木青的体态光滑,只有私处有久经情的气息,木镜的身体,已经被人蹂躏调教的烂了,他的头、铃口、丸、女蒂上都有不少小孔。

 原本是镶嵌着各类扉的东西的,但现在,都被白巳趁其昏的时候卸下了,当然了,木镜并不知道他和弟弟木青身上的东西,是被白巳给掉的。

 微闭着双眼接近女人,可下一秒,木镜就发现他的眉心,被女人用指尖轻轻抵住了,“木镜。”微微抿掩饰住搐的嘴角,白巳指了指木青又指了指上的东西,温声说道。

 “刚才的事你可以继续,还有这些,你也可以用。”系统不让她的任务对象再被别人碰,但思及适才系统没有出声阻止,白巳便知道。任务对象之间是可以互相疏解合的。木镜:…刚才的事,可以继续?脑袋突然怔住,木镜茫然的眨眨眼,但现实,已经不允许他再走神了。

 “嗯…我呜…好…”蓦得将木镜推倒在,木青眼尾泛红神智模糊,急切的坐到木镜跨间,随之便足的哼唧一声。

 “好…都来青青…啊哈…青青是个大货大货…大巴要把青青干穿了…”烈的摇摆着,木青的流泪,不断叫。

 同时木镜也被的理智渐失了,他先是偷偷看了眼白巳,然后便熟练的,将按摩和跳蛋打开开关,沾上木青的水后,送进了木青的菊。以及他自己的花、菊

 室内的气氛逐步变得火热。叫闷哼声不绝于耳。一开始,木镜还尚且能保持些清明,记得要爱护弟弟,让弟弟舒服。

 但渐渐的。他也成了头货真价实的兽,随着两人合的部位分开,,霎时溅的都是,木青因为女的空虚瘙,又难受的呜咽哭泣,他烈的向木镜索吻,只是这次。木镜已经被连续不断的高得痴了。

 没有应他。白巳在两人渐入佳境时,就走开了,她背对着,坐在了玫红色的沙发上,身上的睡袍还没来得及换,墨的长发及,一张微倦的面孔如冷玉般晶莹剔透,好似亘古般清幽。

 听到木青因为求不而发生的,难耐不已的声音,白巳稍稍犹豫,便动了,她重新走到边,愣了会,弯摸了摸木青的头。“乖了。再忍耐下,很快就不难受了。”

 从头柜里取出,一只螺旋状的水晶按摩,白巳不熟练的挤出润滑油往上面抹,全然没发现,她的头发已经被少年无意间攥住了,一缕。

 “唔。”手心里的微薄凉意,让陷入海的少年,本能的贪婪索取,于是下一瞬,白巳就被不知轻重的木青。重重扯了下头发,栽倒在了上。

 白巳:…一手拿着按摩,一手沾着润滑油,感受着头皮上的痛意以及被各种体,点点浸透的浴袍。白巳狠狠嘴角。

 “嗯…好凉…好舒服…”白巳的体温很低,而木青也因为被调教时太小,不像回雅、木镜那般还拥有自我。所以,不懂畏惧只遵本能行事的木青,直接扒着白巳这个冰不肯放,如蛇般蹭啊蹭。

 “木、青。”从未遭受这样对待的白巳,在发现衣服越来越脏、越皱时,已经隐隐有着崩。她深深口气想推开木青,然,木镜也上来了。

 白巳:…咬了咬,将想要踹人暴力的心思全都咬碎,白巳丢开按摩,用这只干净的手,轻轻推开了木镜。随后是罪魁祸首木青。***“唔…快点清清啊唔…”

 明明菊按摩的频率已经开到最大,可对木青来说,这还远、远不够。自小浸各种情事的他,一次能够足数十男的恐怖望,他就好像个活生生的榨机,每一丝、每一寸的皮,都被调教的极为享受情

 眼下被白巳推开的他,双腿自然而然的弯成m型,他隔着水雾惑的望着白巳,双手放在小腿处。乖巧熟练的固定姿势。并将两瓣小掰开。

 白巳站在边瞥了眼,自己睡袍上的污渍,便沉默的拿起水晶按摩,抵在了木青的女口。

 不停旋转震动的按摩,刺的木青连连尖叫,他不待白巳动作就主动抬下了,一节按摩都兴奋的不停颤抖。白巳抿着嘴巴将按摩进去,然后便快速的将手松开,连连后退了几步。

 上的少年,在唔求了几下而无果后,就捏着按摩的柄端,自娱自乐的玩了起来,白巳歪头又看向木镜,却对上了,一双似醉似清明的眸子。

 白巳:…木镜:…故作镇定的瞥开目光,木镜咬舌保持着清明,将体内两支按摩的频率,调到了最低档。两手支着,爬到了木青身边,木镜怜爱的吻了吻木青的,便手口并用,一路向下。给足木青源源不断的刺

 他用嘴裹住木青的蒂,密密的,用手抚摸着木青的男器官,动作温柔,白巳再见到,木镜埋首在木青间时,便避讳的转身不看,只是,想到木镜对木青的在乎,白巳若有所思的眯眯眼。

 上的动静,直到一个多小时后,才彻底消了下去,白巳去浴室放了热水,先将昏睡过去的木青洗好澡,套上睡衣抱到沙发上,然后是木镜。

 “主、主人。”也许是因为自己是哥哥,需要警惕心,木镜在白巳将他放进浴缸里时,就醒了。

 声音嘶哑,神情专注的看着,单膝跪在浴缸外,为他清洗的女人,木镜张了张口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 他要怎么说呢。没有鲁的荤话,也没有各种调教,各种践踏,她的所言所行,跟他以往伺候过的男人女人都不相同,而最重要的,是她没有让他的小青再痛。没有折磨小青。双手微微的握起,木镜眉眼低垂,睫轻抖的说。

 “主人、主人想要奴做什么都可以,奴、奴会好好伺候主人,让主人满意的。”白巳:…“我叫白巳,黑白的白,辰巳午未的巳,木镜,你叫我名字即可,我不会对你和木青怎样的。”

 见惯了回雅的体,白巳对给任务对象洗澡这事,已经很熟悉了,用指尖点着木镜的眉心,让其顺着她的力道躺下,白巳一手拖着木镜的脖子,一手给他洗头。

 疲惫慵懒的身体被稍稍有些烫的水淹没,木镜感受着女人的温柔,心中的不安反增。在这个肮脏透顶的世界里,是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对他和弟弟这般好的。

 木镜很怕白巳是在预谋着一件更为恐怖的事。于是,在白巳将挤好牙膏的牙刷递给他时,木镜麻木悲哀的说道。

 “白、白巳主人,奴只有弟弟和这副身体。”所以求你,像以往那样就好,不要再添新意了,白巳:…尽管对她的任务对象,白巳已经有所了解。

 但很显然,白巳还是有很多,不明了的地方,不过,当她将铺好,将洗干净的木镜木青兄弟俩抱上

 而哥哥木镜依旧用那种难以言喻的祈求目光看向她时。白巳扶了扶额,最后还是像爸爸哄孩子似的,对木镜说。

 “好,我知道了,你快睡吧,我去准备早餐。” pAdxS.cOM
上章 人格寻回 下章